不能让违法犯罪活动发生

2020-06-17 18:02

每次遇到台风,王继才王仕花夫妇都用一根背包绳互相拴住巡逻,以防被风刮跑。图片来源:解放军画报

1986年7月12日,王继才说去执行任务,结果一去杳无音信!48天后,我在县人武部王政委的带领下,登上了开山岛,见到了“野人”般的王继才。王继才的倔强,让我失望又无奈,曾经的愿望成了一个奢望!回家后,我辗转难眠,想着“野人”般的丈夫,看着躺在身边的女儿,我下定决心,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但在临行出发时,婆婆留下了闺女,我揣着破碎不堪的心登上了前往开山岛的渔船,没成想,这一出发便是32年。

32年前,我25岁,是灌云县鲁河小学的一名民办教师,丈夫王继才是村里的民兵营长,生活过得简单又快乐。在三尺讲台上,我与学生共同品味优美的汉语文化;在家里,我与丈夫共同体味初为父母的喜悦情感。那时,我心里有个愿望: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老师!

初登开山岛,是苦涩的。那份苦涩里有现实困难的打击,有一望无际的孤寂,更有一份对女儿深深的思念。然而王继才却是铁了心,卯足了劲,他指着“以岛为家 以苦为荣”的标语向我许诺:“我要让这里变成一个绿色的小岛,就有家的样子了!”那天,五星红旗迎风招展,我在老王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希冀。

而今,“与世隔绝”的开山岛变化巨大:昔日那崭新的营区满是各式新旧不一的修补加固痕迹;昔日那光秃秃的山峦栽满了苦楝树、松树、冬青树、桃树等;巴掌大的菜田里种满了蔬菜、瓜果;山顶上高高屹立着航标灯指引着归航的路;气象仪、水文测量仪、地质测量仪安静地运转着……只是,一直领着我走路的你,走了!

在开山岛上扎下根来,我才发现,生活上的困难远远不是最大的问题。因为位置特殊,开山岛成了违法犯罪分子眼里的“风水宝地”,开山岛哨所也成了这些人眼里的绊脚石。有人拿来金钱诱惑,有人放出狠话威胁取孩子性命,有人使用暴力殴打……在那段时光里,我每天心惊胆战,惦记着家里的孩子,又放心不下王继才一个人在岛上。我开始劝他回去,下岛去过安全、正常的日子。他却倔得不行,常坐在哨所门口的台阶上沉默地抽烟。再到后来,他劝我回去照顾孩子,他要守着岛、守着哨所,不能让违法犯罪活动发生。可是我如何放心得下他?他扛着所有的压力和困难,我唯一能做的,可能就是陪着他一起守下去。现在想来,每一次,老王总是冲在前面,那背影里是一个丈夫对妻子的爱,更是一份战士对岗位的忠诚!

到了2000年,海上平静了,岛上安静了,我在心中长长舒了口气。他开始时常在我耳边念叨着:“孩子都大了,可以安心在这里干着了。但这些营房不修是不行了啊。不能好好的营房交给我,我却不能完好地交还组织。”闲不住的老王开始带着我修补营房、植树造林、开荒种田、看维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