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

2020-06-15 05:34

前几年在法国旅行,吃了一个月的法国菜后,我顽固的中国胃开始闹情绪,那些刚刚熟悉的菊苣、甘蓝,那些热恋了一个月的好吃的法国洋山芋、番茄和刀豆都开始失色,我苦苦想念上海春天上市的种种新鲜菜蔬。回到巴黎,在超市里凡看到中国菜,再贵也会忍不住买了让安波哥哥做给我吃。一天,居然发现新鲜茼蒿,4个欧勉强买够炒一盆的量。可是安波哥哥说当地出产的茼蒿缩水厉害,如果用油炒,会缩成水汤汤一小摊,难以成菜。安波哥哥一贯疼爱我,眼见这害了馋痨病加思乡病的小妹妹眼巴巴非要在法国吃上这一口茼蒿,如何是好?安波哥哥是我大舅舅的次子,懂吃会做的大舅舅四子一女,表姐安琪是扬州饭店大厨莫有财先生的女弟子。这五人个个是用单只手就能烧十个人一桌酒水的家伙。这点事情倒还真难不住安波哥哥。最后,他是用马兰头拌香干的做法,做了个茼蒿拌香干。茼蒿有特殊的清香,这山寨版的做法竟一点不比正宗的逊色。后来在上海,没有马兰头的季节里,我有时也做做茼蒿拌香干,一边想念春天巴黎的农贸市场上的菊苣、甘蓝,十几种好吃的洋山芋,番茄和刀豆,一边想念安波哥哥。

我们几个城里来的主妇,一看见那么新鲜、原生态的作物,高兴得顾不上大太阳,急忙动手又拔又挖,几个小孩子也来帮忙,一会儿工夫,每个人都收获满满一大篮子蔬菜。

一桌人都喊好吃,看来有机蔬菜新鲜,无农药无化肥的蔬菜吃上去感觉就是不一样,鲜美啊。连米饭都看上去黄黄的不起眼,却那么香糯好吃!回程路上,我已经在琢磨着,这一大篮子蔬菜吃光,怎样想办法再让主人邀请我们去,采摘下一波时令菜,请家人一饱口福。

一大早,在“美厨教室”认识的朋友“四季芭比”开车来接我,去长兴岛“好果多农苑”拔莴笋。那天,在微信上看见知名烹调高手喻小二招呼朋友去玩,我坦言自己最喜欢青皮绿肉的本地莴笋,尤其爱莴笋叶子,而上海的菜场里买不到好材料。小二立即说,明珠姐姐你和我们一起去呀,新鲜好吃的莴笋要多少有多少,自己下田拔啊,我欣然前往。

资深主妇们挺挑剔的,眼见为实还不够,还必须亲口尝尝“梨子”的滋味。喻小二充当大厨在厨房里早就忙开了,他用农场里的两头乌猪肉炖当地老豆腐,爆炒牛心菜,凉拌生菜,我迫不及待将刚刚拔来的莴笋动手做了蒜泥凉拌莴笋,葱油莴笋……就着一大锅他们自产大米煮的饭,大家扒拉了一碗又一碗。

现在,连草坪都是人工护养的,即使踏青也难以见到野菜的踪迹。不过也无须遗憾,逛逛菜市场吧。像张爱玲写过的那样:看不到田园里的茄子,到菜场上去看看也好——那么油润的紫色;新绿的豌豆、熟艳的辣椒、金黄的面筋、像太阳里的肥皂泡。菜场里的春色,是都市人疲惫一冬后小小的慰藉。

长兴岛离市区一个多小时,“好果多农苑”一年多前规划初建,现已有大片的菜地,除了茂盛生长到来不及收割的莴笋之外,还有生菜、牛心菜、菠菜、茼蒿菜、香菜、鸡毛菜,红的、青的萝卜等,都是施有机肥的自然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