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矿山附近的村民说

2020-06-10 06:40

有关他“贼老五”外号的来历有多种解释。其中最众所周知的一种解释是说他心眼多、脑瓜活,善于经营,与人打交道从不吃亏,很贼。另一种说法是,其老家有一磷矿,杨汝明年轻时开大货车拉矿石、偷矿石,结果被人称“贼老五”。“据说当年杨汝明的岳父在磷矿上给大货车计数称重,杨汝明开大货车拉矿石,翁婿合作。”一名矿山附近的村民说。

另有村民指出,杨汝明有多个矿、采石场和企业,手下打工的人多,谁不听他的调遣就别想要工钱。

有证据显示,在10月14日的冲突中,一乘驾校的多辆卡车拉着数百名统一着装男子奔向富有村,卡车是教练车牌照。

目前,昆明市和晋宁县都没有发布有关杨汝明是否涉案的消息,但有晋宁当地消息源称,事发后杨汝明被警方控制,被监视居住。

“矿长和管理人员四五天才上来一趟,他们都住山外,平时这里没人办公。”老君山村村民说,该矿承包给他人开采和运输,杨汝明作为磷矿所有人,只是收费。

该文称,杨汝明为云南浩坤磷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他为该县老君山和老窝铺两个海拔2200多米的自然村修建供水设施,有效解决了300多村民的吃水难。杨汝明每天还安排3至5人,对去往老君山和老窝铺的路进行管护。晋宁县工商局网站也发布过这一事迹。

10月24日人民网云南频道曾刊发题为《在晋宁富有村冲突事件第九天》的文章,文中称:“警方已对‘几卡车、身着统一服装’的背后组织者采取强制措施,因考虑案件侦破未予公布。”此文也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转发。

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昆明市公安局、晋宁县公安局及晋城镇派出所,当地警方也均未回应杨汝明是否牵涉案件。晋城镇有警员称,此案由省公安厅、昆明市公安局成立的专案组调查,基层警员并不了解案件进展。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人员称,该案信息由昆明市委宣传部对外发布。

有家住晋宁县人士称,杨汝明平时乘坐一辆银白色劳斯莱斯。“劳斯莱斯刚买没几个月时,曾被一辆大货车追尾。杨汝明还有其他多辆豪车。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嫁给了上海人,也在晋宁做磷矿相关生意,开的是一辆玛莎拉蒂。”不过,对此也有人说开的是法拉利。

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10月28日,云南泛亚国际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基地在晋宁开工。这座被称为“西南最大一站式驾驶员培训基地”的投资方为云南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与昆明温州总商会。在这次开工仪式上,温州商会请来当地高层领导出席并发表讲话。

导读: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昆明市委日前决定,党委常委要带头挂钩问题村,以推动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持续优化。据昆明日报报道,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表示,他将把富有村、广济村作为自己依法治村的挂钩联系点。在此前发生的晋宁县富有村“10·14”事件(该县“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在建项目施工中,企业的施工人员与富有村部分村民发生冲突,造成9死18伤惨剧)后,昆明市纪委对16名责任人进行问责和党政纪立案查处。其中富有村村委会主任李加明因收受贿赂被批捕,县长岳为民停职检查问责。当地纪检监察机关更进一步对相关党员干部违纪违法和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行为进行了深入调查。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村组干部贪腐问题,昆明市、晋宁县纪委组成调查组进村入户开展调查。

11月14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在一乘驾校办公室遇到校长周俊宇,周称此事“公安部门都已调查过了,没什么好说的”,随后拒绝接受采访。而该校的党委书记对此解释称,按属地管理规定,很多方面驾校要归晋宁县管理,“当时是晋宁县的一位领导,应该是县委常委到驾校借车,驾校方面考虑到地方领导出面,无法拒绝,只能将卡车借出去了,并不清楚借车去干什么。”他称,当时周俊宇校长并没有在校内,一乘驾校在富有村征地中也没有利益。

一名老窝铺村村民说,杨汝明在山上开矿,确实给村里修了供水管,但印象中没有供过几天水,“他存水是为了开矿、洗矿。但我们进山出山都可搭乘其矿上的卡车。”

10月18日,有媒体拨通杨汝明的手机,电话中一名自称是杨汝明秘书的女子接听了电话。该女士称:“当天杨总在工业园区有绿化工程,和4家企业签了合同。他带保安和施工人员去施工,村民距离他们施工的地方还有七八百米,村民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人质,8个人被用胶带绑起来,4个被烧死,其中4个被杨老总的保安救了出来,完全是见义勇为。”

网上公开的资料中,杨汝明并未在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的开发方、建设方和施工方之列。“我们打听到的消息是,县里和开发商急于复工,许诺给杨汝明很大好处,让他出头打压村民,保证复工,然后杨汝明借此可获富有村几十亩土地的开发权,或为此项目供应石材、做绿化工程。”富有村一名自称知情的村民这样说。

此外,以自己修路为理由,临近的一个砂石厂的车辆也曾被杨汝明的矿上收费。曾有江川县的公交车与拉矿石的卡车争路,结果该公交车司机遭群殴。

另一件让当地村民反感的事情是,“杨汝明不招当地村民工作”。“报道上说杨汝明给我们供水那是假的,他修供水设施是为了开矿,水管子到村里但没有水。他修路也是为了拉矿石。”

细家营村村民大多回避谈论杨汝明,村民赵军(化名)说,十多年前他和杨汝明一起开大货车拉矿石,杨汝明后来去搞磷矿。在他印象中,杨汝明脑子活,很会办事,早先磷矿不值钱,后来磷矿石价格上涨几十倍,一下就赚大了。

不过仍有村民持怀疑态度。“我们都是农民,做生意没有本钱和经验。再说项目招聘的人都是青壮年,上点岁数的也不会要。”“只有多些补偿才实惠。”一名该村村民向北青报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一部分村民确实安置了,不过一个月最多2000多元收入,跟以前一亩地每年四五万元收入怎么比?”

“杨汝明有采石场,可以接下泛亚项目工程中的石材石料供应,这一项至少有数千万的利润。”一名知情人说。

晋城当地人称,“贼老五”杨汝明在家中排行老五,除了拥有多个磷矿、石料厂,还开发房地产、做绿化工程等,据传其身价在十亿以上,“算得上首富”。

在10·14事件过去一个月之后,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当地看到,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多个工地已陆续恢复施工,村民们的生活也恢复正常。高级别的调查组仍驻扎在村内开展工作。昆明市纪委调查组在村中贴出了审查过的近2年来村内妇代会、客堂收支等情况。小到一些购买瓜子糖果的费用也都公布了出来,村民们对此表示认可。不过仍有不少村民担心会被他们所指认的冲突组织者——“贼老五”杨汝明打击报复。

11月14日,北青报记者曾探访杨汝明位于晋宁县“湖畔晋园”别墅,其别墅没人进出,室内也看不到有人。居民称,杨汝明一家在昆明等地另有多处住所,近一个月未曾见过他。“但在10月14日富有村发生惨案后的连续多日,小区里来了不少警察,在杨汝明的别墅附近值守。”小区居民说。

一乘驾校官网则称,云南一乘驾驶培训有限公司于2011年8月11日注册成立,注册资金2亿元。“云南泛亚国际驾驶员培训基地是由云南一乘驾驶培训有限公司投资建设,总投资9亿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向北青报记者透露,目前该驾校总经理兼校长周俊宇的另一重身份是温州商会副会长。“虽然周本人并不是温州人,但只要交钱就行。他曾在资金不足时,请求温州商会出面帮助,最终云南省城投集团介入控股了一乘驾校。在晋宁带‘泛亚’字头项目都有温州商会的影子。”

云南浩坤磷化工有限公司办公室人员称,杨汝明一个月到公司一次,主要是开会。有当地知情人称,晋宁县雨孜雾村的昆明达亚建材有限公司采石场也属杨汝明所有,10月14日事发后曾有媒体去探访,发现大门紧锁工人逃散。一个月之后,北青报记者再去探访,发现已经恢复生产,但管理人员否认与杨汝明有关,其营业执照上的法人代表不是杨汝明。然而邻近的另一矿多人指认,杨汝明是采石场的实际所有人。

曾参与那次冲突施工方的一位年轻人告诉北青报记者,他曾在晋宁县一家石料厂打工,招呼他“帮老板打架”的是几名老乡,任务是“强制驱散”富有村村民。据这名叫杨进良的人描述,10月12日他们就在晋城镇统一领到了深蓝色制服和一个军绿色挎包以及头盔。

随后,北青报记者也打通了杨汝明的这部手机。一名自称杨汝明下属经理的女士接听了电话。对于杨汝明涉及富有村冲突的事她不愿多说,只是称网上的报道都不准确,否认那些人由杨汝明雇佣、组织并购买装备。“目前杨总正在接受警方调查,相信事实一定会澄清”。

在晋宁县富有村冲突发生一个多月后,当初被阻挠的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已经全面复工。一些村民接到了通知,称可以安排他们到工地上去干活。“我听说一些村民去做绿化、保洁和保安。”一位开摩跑出租的村民接到的通知则是,“开着你的拖拉机到工地上去拉砖”。

“杨汝明的矿坑同样影响到邻县江川的两个村子,前几年那边村民曾上访告状,后来杨汝明曾经找一批人打了那边的村民。”老君山村的村民说,从那以后彻底吓住了大家。

“杨汝明是晋宁县本地人,排行老五。周俊宇是重庆人,他们圈里叫他‘老七’。”该知情人介绍,在晋宁县地头上,一些官员、商人等头面人物结成一个小圈子,“互相称呼老三、老四、老五、老七。”因此,“杨汝明雇人,一乘驾校出车,组成一支队伍去富有村开展行动就不奇怪了”。

村民们称他们对杨汝明敢怒不敢言。“我们村子太小,才四五十户,他的矿占了村子大半土地,大部分村民都没有土地了,当初杨汝明承诺每亩地每年给一千多元补偿,今年的一直没给。还有不少村民的土地被强占,但没人敢反对。”

11月15日,富有村村口,地面仍可见到焚烧遗留的痕迹,冲突中散落的碎石也未完全清理。约20名“协警”在村口的帐篷处值守,他们来自这个刚出事不久的村庄。“上面有人发工资,一天70块,不让外边人进村骚扰。”帐篷中一名协警说完瞟了旁边人一眼,随后再没人接话。

不过,一位对昆明政商两界较熟悉的知情人士透露,杨汝明和一乘驾校的校长周俊宇非常熟悉。“早年他们曾一起在昆明的新螺蛳湾项目中做土石方项目,那时候他们就已有过合作”。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是昆明市2008年招商引资重点项目,总投资320亿元人民币,是一个超大型市场。

10月16日一乘驾校行政部的经理张满金曾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由于教学车都归各车队管理,校方正在彻查此事。

在富有村内,很多地方张贴着晋宁县委县政府发出的先后六封公开信,开头的称呼是——“各位父老乡亲”。在这封公开信中,县里描绘了未来该项目建成后会给村民带来的美好前景。称在村子旁边有一个上万商户的大型市场是难得的机遇,将来客商们会来晋城吃穿住行,而这都是“商机”。

与杨进良说法相印证的是,10月14日冲突发生前,被村民扣下的8名穿蓝色制服的男子也称是被人用350元钱雇来的。雇他们的人就是“杨(贼)老五”。有富有村村民在“贼老五”老家细家营村附近租地种菜。在冲突前曾看到那里有数百人聚集,“当时听说是‘贼老五’花100多万雇来了外地人”。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后来在10月14日一早“果然他们就到了富有村”。 但北青报记者在细家营村询问时,所接触的村民都回绝采访,没人愿意证实。该村组长也表示不清楚。

北青报记者从当地了解到,这个被称为“晋宁县化乐乡磷矿一矿”的地方,由一条简易公路从山沟里穿过老窝铺村和老君山村后才能到达。一路上不断有大型卡车拉着矿石开过,灰尘滚滚。

有多名村民向北青报记者证实,该村现在已有20多人被警方带走调查。在官方的公开报道中,将此冲突定性为一场“工地建设方人员与部分村民因矛盾纠纷引发暴力违法犯罪行为”的群体性突发事件。

11月22日,一位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又有多名村民被警方带走调查。“警察抓人其实并不可怕,我们最担心的是‘贼老五’报复,知道他会报复,但最可怕的是不知道他会怎么报复。”此前,当地一名叫杨汝明(外号贼老五)的商人被富有村村民指认为是那次冲突的组织者。

来自云南官方消息称,10月27日,晋宁县人民法院、晋宁县人民检察院、晋宁县公安局联合发布了《关于敦促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责令有关人员接受调查的通告》。10月28日,昆明官方发布消息,称公安机关已抓获组织和积极参与“10·14”严重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21名。其中,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施工方6名;晋宁县晋城镇富有村村民15名,并依法采取刑事拘留、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

深数百米的露天矿坑位于老君山村边,杨汝明的公司办公室内无人办公,墙上挂着采矿许可证、营业执照等,显示该矿法人代表为杨汝明,年生产规模8万吨。尽管该矿位于偏僻的山沟,但办公点的大门口,却张贴者晋宁县公检法机关联合发布的“敦促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责令有关人员接受调查”的通告。

北青报记者探访到杨汝明位于晋城镇老君山村的磷矿时,有村民回忆,几个月前杨汝明曾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富有村吧,县里征地征不下来,还不是找我去办,好几个人的肺都打炸了。”有目击者证实,早在6月3日富有村村民就与施工方人员发生过一次激烈冲突,那次多名村民受伤。

一位知情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最初杨汝明跟着一个矿老板,“结果那个老板吸毒,败光家产,杨汝明趁机接替老板”。在细家营村人眼中,近些年很少见到杨汝明,“他曾经给村里捐款70万修建用于红白事的会所。”村民称,杨汝明及兄弟姊妹均不在村里居住,但他的老母亲还生活在村中,但是北青报记者未能找到这位老太太。

11月12日,北青报记者到老君山和老窝铺村探访。按当地村民的说法,杨汝明并非为了他们而修建供水设施、修路。根本原因是在该地山上杨拥有一个磷矿,修路供水都是因开矿所需,且村民多年来都没喝上过他的水。

2010年5月10日,云南某报曾在“民声民情”版发表“本报通讯员陈明春”的文章,以《百姓故事看不到的光环》为题讲述杨汝明“6年为公益事业付出400多万元”的事迹。